羅斯香港-俄罗斯在2015年禁止「开放社会基金会」在俄罗斯活动-澄海新闻

  • 时间:

林书豪40分6篮板

據美國《華爾街日報》報道:美國金融大鱷索羅斯9日在《華爾街日報》發表專欄文章,稱特朗普的對華政策非常正確,美國對華為的封殺更不能解除,還呼籲國會立法,限制特朗普可能會為了大選選情而放棄限制華為。

在毫無預兆下,港交所電子交易系統(HKATS)於9月5日出現嚴重故障,並決定下午二時起暫停衍生產品市場交易,港交所解釋供應商提供的交易系統軟件出現問題所致。有消息指,港交所「趁機」打大鱷,而這個大鱷就是企圖捲土重來的索羅斯。

責任編輯:林犀

索羅斯:我的興趣是打敗中國

特朗普老謀深算,索羅斯擔心他會為自己的選舉利益放棄限制華為。

消息稱,索羅斯一直對98年做空香港大敗心有不甘,此番再藉暴亂捲土重來,不僅準備足資金髮動金融戰,配合搞顏色革命。索羅斯利用其控制的基金會,通過壹傳媒黎智英支持近期亂港行動,出人工、出裝備,煽動青年上街,目的是讓香港持續動盪,令香港金融市場大幅向下甚至崩盤,進而謀取暴利。

從20世紀80年代開始,索羅斯就通過旗下的索羅斯基金會和開放社會基金會向全世界輸出美國的意識形態和價值觀念,他將「開放社會」理念作為招牌,利用援助和扶貧裝點門面,意圖在那些他認為「不夠民主」的國家掀起「民主浪潮」,策動「顏色革命」,實現政權更替,最終為他的金融投機鋪路。因此,有人形容索羅斯就是顏色革命的全球「金主」。

索羅斯基金會屢次支援戴耀廷

大公報於二○一七年曾報道,基金會出資支持戴耀廷任職的香港大學法律學院

暴亂為外力製利淡機會事實上,暴亂禍港對經濟損害已逐步浮面,正正為外部勢力提供製造利淡大市的機會。大摩、摩通等多家華爾街投行先後大削香港經濟增長預測,並預期今年陷入衰退。評級機構惠譽也加一腳,直接下調香港信貸評級,並預告半年後有機會再降級。

「負責人」撰文抹黑修逃犯例大公報2018年亦揭發,為「港獨」分子搭台宣傳的香港外國記者會(FCC),曾向開放社會基金會和壹傳媒黎智英尋求資助,FCC亦向基金會提交工作報告。大公報同時發現,當時代表開放社會基金會與FCC聯絡的Thomas Kellogg,是基金會設在香港辦事處的負責人,不過目前基金會網站顯示,基金會在香港未設有辦事處。

消息提到,8月31日上街人數大減,政府9月4日又提出四大行動推動對話,令港股回升、氣氛緩和。索羅斯一夥發現事與願違、形勢不利,9月5日上午開始大手筆拋出期指空單,下午又開始拋壓股票,企圖最後一博。不過港交所當日電子交易系統故障、暫停交易,令索羅斯一夥出貨逃命變成「關門打狗」。翌日恢復交易,港股繼續上揚,宣告索羅斯一夥繼1998年後再度大敗,估計損失高達約24億港元。

據大公報報道,美國金融大鱷索羅斯1998年狙擊香港大敗後,一直視香港為眼中釘。有消息指出,索羅斯近月又企圖做空港股謀利,此番更與叛國亂港「四人幫」之首黎智英聯手策動金融戰配合顏色革命。而外資投行集體下調香港經濟預測及惠譽下調香港信貸評級,更是配合索羅斯之舉。消息認為,香港動亂持續數月,運作資金以億元計,作為全球顏色革命的最大金主,索羅斯對當前香港局勢深度介入,香港金融市場更須未雨綢繆,防範風險。

索羅斯的伎倆一度在烏克蘭、格魯吉亞和吉爾吉斯斯坦等國屢屢得手,但是近年一些深受其害的東南歐國家看穿他的詭計,紛紛抵制索羅斯,向顏色革命說不。

揚言不能解除美對華為的封殺索羅斯擔心特朗普為了選舉利益,會放棄限制華為。他說:「在我看來,特朗普希望在2020年大選臨近之際安排與中方會晤,並達成貿易協議,他希望華為在談判桌上的籌碼之一……他似乎迫切希望與中方達成協議,提振美國股市和經濟,提高自己連任的機會,把選舉利益置於美國利益之上。」

大鱷六月起收集彈藥要狙擊股匯上下其手,對沖基金一般會先收集彈藥,港元匯價於5月底之前,一直徘徊於接近7.85的弱方兌換保證關口,但其後發現連串暴亂行徑,以至外圍貿戰升溫、經濟下滑的因素,港匯不跌反升,7月初更一度升至7.7862兌1美元左右,揭示市場對港元需求有所增加,從拆息市場走勢亦正正證明其事。港元隔晚息在5月中時僅0.783厘左右,但7月初已抽高至3.14厘。當時市場有指與半年結及IPO融資需求等因素推動,但拆息其後仍有一段時間於2厘左右上落。

東南歐受害 各國紛抵制俄羅斯在2015年禁止「開放社會基金會」在俄羅斯活動,指責該基金會對俄羅斯聯邦的根本制度以及國家安全構成威脅。2017年,該基金會受到諸如羅馬尼亞、匈牙利、馬其頓、波蘭等前國家政府的抵制。

有評論指出,索羅斯似乎對1998年在香港大敗一直耿耿於懷,所以永遠視中國及中國香港為敵人。

有業內人士揣測,大鱷早於6月開始收集彈藥亦不足為奇。事實上,8月中政府下調GDP預測,成為了進一步造淡的理想條件,外電統計不少期權交易押注港元貶值至7.9兌一美元水平,亦即預期聯繫匯率制將會失陷,而市場預期情況於一年內發生的機率,已由7月底的14%飆升至74%,其後金管局多次出口術捍衛聯匯,沽空情況略為收斂,但港匯逐步移至7.84左右,反映港匯已處弱勢,不排除再有進一步推低的可能。

炒家趁亂做空 圖食大茶飯從近三個月的市場數據來看,確有炒家趁香港亂局做空,企圖「食大茶飯」。

2018年,土耳其總統指責索羅斯及其開放社會基金會「分裂和摧毀」國家。開放社會基金會此後關閉了在伊斯坦布爾和安卡拉的辦事處。

大公報於2017年曾報道,開放社會基金會早於2015年活躍於「佔中」發起人戴耀廷任職的香港大學法律學院,以及戴曾任副主任的港大比較法與公法研究中心CCPL,例如:基金會獲邀出席及贊助港大法律學院舉辦的活動、基金會藉港大法律學院運作人權獎學金等。索羅斯所「泵水」的機構,亦屢次幫戴耀廷出書。

至於股市方面,港股自7月初29000點起開始調整,一度跌至8月中時的25300點左右,沽空炒家可謂獲利豐厚。9月4日政府釋出善意撤回修例,港股爆升千點,令淡友被殺至體無完膚。業內人士稱,部分炒家已部署翌日平盤止蝕,但港交所期貨停市打亂節奏,且更要多付一日槓桿利息,而復市未有再爆升可算不幸中之大幸。

索羅斯一直對香港「情有獨鍾」。1998年做空失敗後,索羅斯捐資成立並任主席的開放社會基金會,在翌年(1999年)一份報告中透露,基金會於多個國家和地區資助人權網站,其中包括香港。而開放社會基金會網站顯示,基金會今年在亞太地區的預算為5760萬美元(約4.5億港元),其中1103萬美元用於「民主實踐」,730萬美元用於「人權運動」。

大公報還曾踢爆,Thomas Kellogg在開放社會基金會的會議上,提出要制定計劃影響中國的外交政策。到今年6月6日,Kellogg撰文把修逃犯例抹黑成「綁架合法化」,幾天後香港隨即開始陷入持續數月的動亂。

索羅斯坦言,「作為開放社會基金會的創始人,我對打敗當下中國的興趣,超過了對美國的國家利益的關心。」索羅斯認同特朗普將中國視為戰略上的競爭對手,並指華為存在威脅國安風險,應把它納入了商務部所謂的「實體清單」。他又認為中國在人工智能(AI)和機器學習(ML)領域是一個危險的對手,而在5G領域,未來幾年將是決定中美誰能領銜的關鍵。

除了港交所停市,9月5日用來截刊上市公司通告的「披露易」網站亦出現故障,港交所行政總裁李小加亦承認是受到「分散式阻斷服務襲擊」(DDOS Attack)所致,但市場焦點被停市所蓋過。雖然「披露易」網站與電子交易系統完全分割,但前者對市場的影響不宜低估。2011年8月「披露易」受黑客攻擊,因正值業績期令大型上市公司公告未能刊載,最終七家上市公司包括三家大藍籌,並有逾400隻窩輪及牛熊證停牌半日。

有評論認為,這一系列動作實為配合索羅斯之舉,在致力止暴制亂之時,香港金融市場更須未雨綢繆,防範風險。

出貨逃命變「關門打狗」消息又指,香港局勢緊張導致港股近月下跌,索羅斯一夥大舉買入空單建倉,數據顯示,8月13日港交所期貨及期權總成交量和小型恆生指數期貨成交量在T+1時段內創新高,所有期貨及期權合約達251428張,小型恆生指數期貨63607張,保守估計,98年索羅斯一夥持有10萬張空單,這次預計不低於20萬張。

顏色革命最大金主 搞勻全世界

烏克蘭近月爆發顏色革命,索羅斯的伎倆一度得手

今日关键词:诺贝尔经济学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