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公司-闫国涛和沈文蛟都在一家法国广告公司工作-爆炸性新闻

  • 时间:

巴萨官宣主帅下课

那是個好天氣,藍天白雲,不冷不熱。遺照選的是沈文蛟生前最喜歡的一張照片,他留着一撮山羊胡,戴頂圓帽,咧嘴憨笑。在致辭環節,他16歲的女兒說了句「謝謝大家來參加我爸爸的告別儀式」,就泣不成聲。

然而,山寨版本很快出現,並有愈演愈烈之勢。在後來發表的《原創已死》一文中,沈文蛟自述,在某電商平台,「山寨店鋪最多的時候達到288家。」

有一回,他們設計一張平面圖,需要用到鎮紙的圖樣,但圖庫里反反覆復找不到合適的,沈文蛟乾脆出去買了一個,再拍照、修圖。還有一次,他們做的一個創意需要用到兒童畫的房子簡筆畫,他便帶六七歲的女兒到辦公室來,讓她當場畫了一個。

這次勝利過後,抄襲依然在困擾着沈文蛟。

「上帝缺傢具了,所以聘請了爸爸」

果不其然,成立「一般」工作室之後,對傳統工藝感興趣的沈文蛟建了間鍛銅作坊,用銅來打造大型傢具。後來,他又把目光投向傳統的竹編、藤編工藝,還把一位60多歲的竹匠師傅送上了德國紅點大獎的領獎台。

「他是一個對產品的品質、品位很執着的人,這樣的人去創業,我們都擔心他很難盈利。」閆國濤說。

工作室成員不願多談沈文蛟離世時的細節。從他們在朋友圈發的悼詞來看,意外發生在凌晨,茶會散去后不久。

為了規避專利,衣帽架被多次更改:不用榫卯、增加擱架等。更讓沈文蛟無可奈何的是,抄襲者均聲稱自己有專利,「你去投訴就好」。維權過程耗時耗力,要和侵權店鋪、平台、專利主管部門等多方周旋,讓沈文蛟身心俱疲。

就在三天前,他還和沈文蛟通過一次電話,討論產品推廣問題。電話里,沈文蛟「聽起來狀態很好」,兩人還約定等忙完這一陣就見面吃飯。

9月初,沈文蛟發表《原創已死》一文,「今日中國,山寨兇猛,平台失察,我們唯有發出更大的聲音,才能為千千萬萬個原創路上的兄弟換來更多尊重,爭取更大生存空間,留下更多火苗……」

只不過,沈文蛟沒能等到那一天。工作室設計師鄧夢然說,10月底,工作室成員一邊加班拍照、製圖,一邊和正在德國領獎的沈文蛟遠程溝通修改。「他要求很高」,工作室成員李茵回憶,為了達到最完美的效果,沈文蛟和團隊成員接力奮戰了41個小時。

但到了2017年,沈文蛟再次被抄襲者所擾,那年8月,由於倉庫大量貨品積壓,資金難以回籠,沈文蛟甚至做了遣散團隊的準備。

個性執着的沈文蛟沒有妥協。2016年3月,沈文蛟委託律師團發表聲明,緊接着在創意界發起「撐原創,反山寨」簽名活動,在短短一周內就搜集了超過1.4萬個簽名。

告別人世時,沈文蛟年僅46歲。2012年,39歲的他放棄4A廣告公司創意總監的高薪職位,成立「一般」設計師工作室,設計原創傢具。幾年內,他帶領團隊,連奪11個有「設計界奧斯卡」之稱的德國紅點設計獎,備受設計界矚目。

2008年,閆國濤和沈文蛟都在一家法國廣告公司工作。閆國濤說,沈文蛟是公司出了名的「美指殺手」(編者注:美術指導),因為「對作品非常苛刻,在他手下的美指通常干不過仨月就會離職」。

張飛也能感到,這兩年呼籲原創的人越來越多,但要說質的改變,他認為還尚待時日,「進步要一步一步來,(等到)大家看到抄襲像看到過街老鼠一樣人人喊打,這些人慢慢地也不願意干這件事情了。」

但由於製作耗時耗力,無法量產,價格高昂,一位工作室的同事在推文中坦言,這些項目全都黃了,「幾年來砸進去的錢有幾百萬」。

閆國濤說,這一看似簡單的設計,光從圖紙到產品成型就花費了18個月,完善細節又花了8個月,因為要求太多,生產繁瑣,不少廠家拒絕接單,沈文蛟只好拿出一筆錢,投資了自己的生產線。

也正因為如此,2012年沈文蛟決定創業時,周麗珊和閆國濤都為他捏了一把汗。

「美指殺手」創業聽到沈文蛟去世的消息后,前同事閆國濤的第一反應是「不敢相信」。

杭州一家設計工作室的創始人張飛也曾飽受抄襲之苦。他說,除了申請專利評價報告之外,還可以通過打官司等方式維權,但不論哪一種方法,都耗時耗錢,處於創業初期的小品牌「折騰不起」。

新京報記者張惠蘭

這是一款名為"NUDE"的木質衣帽架,由三長三短六根木棍連接而成,沈文蛟把傳統榫卯結構運用其中,組裝無需螺絲、膠水、金屬連接件。

2018年8月,在和一大型零售品牌合作未果后,沈文蛟發現衣帽架的仿冒品出現在了對方的門店。他把這家品牌的關聯公司告上了知識產權法庭,並在今年5月勝訴。

11月9日凌晨,設計師沈文蛟因突發心肌梗塞,倒在了廣州南浦島的工作室里。一周多前,他才在德國拿到自己的第11個紅點獎。

11月8日晚11點,沈文蛟停下手中的工作,把工作室成員叫到一起,為大家泡了普洱茶。他感嘆古人那麼早就懂得使用平板包裝,還分享了自己在德國考察的見聞,提出未來在德國開設分部的構想。不知不覺聊到了1點,他讓工作室成員回了家,自己留了下來。

聽聞噩耗,沈文蛟的朋友、廣州美術學院工業設計學院教授童慧明感慨,「或許,他讓俯瞰人世的上帝眼前一亮,急召他匆匆離去,沒有告別家人,也沒有為朋友們留下隻言片語。」

這篇文章火速傳播,公號閱讀量很快突破10萬+。沈文蛟後來撰文回憶,僅在文章發佈當天,衣帽架的銷量相當於過去1年的總和,工作室「起死回生」了。

沈文蛟來自河南洛陽,轉行做傢具設計師之前,從事廣告業近20年。

沈文蛟把判決書公開在了工作室的公號上。他在底下評論欄寫道,事後,那家零售商的老總託人約局,承認自己管理不善,還承諾今後會「更加多地支持原創」。

沈文蛟。受訪者供圖姓名:沈文蛟性別:男年齡:46歲去世原因:病逝去世日期:2019年11月9日生前職業:設計師,「一般」設計工作室創始人,曾獲11次德國紅點設計獎。

但真正讓他走入公眾視野的,是2017年一篇名為《原創已死》的文章。因當時的主打產品"NUDE"木質衣帽架被人抄襲,沈文蛟的工作室瀕臨破產。他把三年來的委屈付諸筆端,引發公眾對於尊重原創、知識產權的關注。

沈文蛟正在製作藤製傢具。受訪者供圖

這款衣帽架讓沈文蛟在2014年拿到了人生第一個德國紅點至尊獎,他借勢在電商平台開店,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這款衣帽架都是店裡的主打產品。

就在前一天晚上,她還用沈文蛟的微博發文:「上帝缺傢具了,所以聘請了爸爸。」

悲呼「原創已死」2014年,創業兩年後,工作室終於迎來了第一個爆款。

周麗珊是公司客戶經理,她說,沈文蛟太過追求完美,連提案PPT里的標點符號、字體大小都要細緻修改。不過,每次出來的作品都會讓大家很佩服,「覺得之前那些付出都是值得的」。

11月12日上午,告別儀式在廣州市番禺區殯儀館舉行,兩三百人把靈堂擠得滿滿當當,還有人從外地匆匆趕來。

今日关键词:微软终止支持Win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