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致国家-进而会对我国经济金融运行产生冲击-永丰新闻

  • 时间:

大庆第一猛女被拘

具體而言,我們應重點關注以下三個方面的外部衝擊:一是來自貿易渠道的衝擊。目前來看,全球經濟下行仍未觸底。6月份的摩根大通全球製造業PMI已經回落至49.4%,連續14個月下行之後已降至2012年11月以來的最低水平。

二是來自金融渠道的衝擊。由於目前各國都面臨增長乏力的情形,貨幣政策已重新轉向寬鬆,印度、新西蘭、澳大利亞等國已先後啟動降息,歐、美、日都對寬鬆持開放態度。這可能會導致各國貨幣的競爭性貶值,也可能引發全球資產泡沫繼續膨脹。目前大部分國家基準利率仍處於歷史低位,一些國家甚至處於負利率區間,寬鬆貨幣政策收效有限,再加上創紀錄的債務水平,可能會使央行喪失對市場的控制能力,進而引發新的全球危機。

另一方面,當今世界正面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貿易保護主義抬頭,逆全球化思潮升溫,使各國發展失衡、治理困境、財政赤字等問題更加凸顯。而隨着全球經濟的下行,原來被掩蓋的風險可能會集中暴露,進而會對我國經濟金融運行產生衝擊。

一方面,我國金融服務業的開放步伐正在提速。比如在最新公布的《外商投資准入特別管理措施(負面清單)(2019年版)》中,外資對證券、基金、期貨及壽險的投資比例限制將放寬至51%,且於2021年取消外資股比限制。各項開放措施的相繼推出,將使得原來受政策保護的市場與機構直面外部衝擊,發生風險的概率會相應提高。

即便如此,我國的對外開放步伐並不會受到影響。今年兩會期間,央行行長易綱答記者問時曾表示,金融業對外開放的時間表是根據中國改革開放需要決定的,將會堅定不移地推進。但同時,央行也將健全金融宏觀審慎管理和金融風險防範、處置機制。可以預計,通過改革開放的確定性來應對外部環境的不確定性,將成為我國經濟金融工作的主旋律。

近兩年來,監管部門下大力氣集中整治金融亂象,目前已取得階段性成果,來自內部的風險壓力明顯減輕。但與此同時,隨着國際國內經濟金融形勢的深刻變化,來自外部的輸入風險可能會加劇。

一直以來,金融安全問題始終受到中央的高度重視。2017年7月的第五次全國金融工作會議強調,防止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是金融工作的永恆主題。十九大報告將「防範化解重大風險」列入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必須堅決打好的三大攻堅戰之一。今年2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圍繞完善金融服務、防範金融風險再次舉行集體學習,強調要注重在穩增長的基礎上防風險。

三是來自地緣政治的衝擊。英國「脫歐」懸而未決,美伊局勢難以緩解,地緣政治風險的不確定性將會導致市場避險情緒的階段性升溫,推動資金逃向黃金、日元、債券等避險資產,也可能會導致原油等大宗商品價格飆升,增加輸入型通脹的風險,導致經濟出現「滯脹」的糟糕情形。

日前,中國人民銀行圍繞「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專題,再次開展集中學習研討。會議認為,金融安全作為國家安全的重要組成部分,是經濟健康平穩發展的重要基礎。維護金融安全,是關係到我國經濟社會發展全局的戰略性、根本性大事。會議強調,當前要特別關注外部輸入風險,防止外部衝擊、市場波動傳染,積極防範化解重點機構風險,堅決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底線。

今日关键词:台籍交换生涉台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