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公司-乐清一些不愿意去大城市工作的当地人都在国威科技工作-湖南卫视新闻当事人

  • 时间:

李菁菁宣布退圈

第一財經記者在全國企業破產重整案件信息網上查詢到,2018年至今,汽車配件行業涉及破產的案件多達188起。

「國威欠了我們幾十萬,老闆叫我們把貨搬走抵債。」一位年輕人對第一財經記者說道。

蘇州一家汽車零部件公司對接主機廠採購的工作人員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去年至今,南方某自主車企向該公司提出降成本要求,「每年降低一定比例的成本,原本是寫在合同裏面的。但今年結款的時候,廠家突然提出降本10%的要求,不簽字不給簽合同。」

短短兩個月時間,他目睹着同事一個一個用紙箱子抱着個人物品離開,債權人一撥一撥地湧來。為了抵債,公司的物料、設備大量出售。他自己也找好了新工作,即將離開樂清去溫州市上班。

樂清一些不願意去大城市工作的當地人都在國威科技工作,其中不乏工齡超過10年的員工。國威科技宣布停發工資的首月,員工就自發地在辦公樓大廳內拉起橫幅,而為國威科技組織了70多個勞務派遣工的勞務公司,也去當地開發區管委會進行投訴。

資料顯示,永泰集團總資產35億元,員工總數最多達到了5000人,具有年生產全鋼載重子午線輪胎150萬套、半鋼子午線輪胎600萬條的能力。

中國汽車輪胎行業的整體性困境更加明顯。山東東營中級人民法院去年8月4日發佈的信息顯示,根據廣饒縣財金資產管理有限公司的申請,2018年7月16日裁定受理山東永泰集團有限公司(下稱「永泰集團」)清算一案。至此,曾經位居全球輪胎企業32名的永泰集團正式破產,堪稱中國最大的輪胎企業破產案。

轉入辦公樓,除了一層半位置的開放式辦公區還有人員,其他樓層大多已經人去室空,桌面上雜亂擺放着還未清理的辦公用品,一片狼藉。而一層半位置的開放式辦公區,國威科技的員工也寥寥無幾,更多的是前來的債權人或組織臨時生產的整車廠的工作人員。

沿着大門往裡走,辦公樓與車間之間的空地上,堆放着許多箱成品或半成品的塑料零件,工作人員忙着清點數量,然後把它們搬上卡車運走。同樣,這些也是出售抵債的物資。

他認為,車企迫於市場競爭壓力不得不大幅促銷讓利,整車廠的壓力層層下壓,轉嫁給不同級別的供應商。在這個鏈條中,處於二級或者三級供應商位置、技術門檻低的本土零部件公司壓力最大。

「7、8月份的時候,我們的工廠就停了,雖然那個時候還有訂單不斷進來。」留守的一名國威科技工作人員說道。

國威科技是華晨汽車部分車型配件唯一的供應商,國威科技停產,直接導致華晨汽車部分車型缺乏配件而停產。因此華晨汽車臨時組建了一個工作小組,從瀋陽奔赴樂清,自掏腰包給國威員工發出工資,從國威科技手中購買材料,在國威科技的工廠內組織生產。

國威科技停產殃及華晨今年7月,國威科技關掉了第一個工廠。「老闆說主機廠一直在壓價,根本賺不到錢,所以主動關掉了一個工廠。」 國威科技有關項目經理胡瑾說,不過那時,他還沒有想到,公司會發生更大的變化。

去年,山東東營中級人民法院還發佈了16家企業投資人重整的招募公告,其中8家公司為輪胎企業。據觀研天下(北京)信息諮詢有限公司發佈的《2019年中國輪胎行業分析報告-市場行情監測與發展趨勢預測》,2018年國內破產、解散的輪胎企業多達25家。

「回款太痛苦,動不動拖欠一兩年不結款,而且走法律程序也只抵車和房子。」該公司員工倪雲凱對第一財經記者說道。

近日,國威科技有限公司(下稱「國威科技」)大門口停放着一輛紅色的卡車,操作員駕駛者叉車把一袋袋白色顆粒狀的塑料原料件往上搬。不明就裡的人,會以為這是正常的備件物流運作,但實際上,這是供應商在把原材料搬走。

今年8月,國威科技向員工發出通告,稱「因經營不善,面臨倒閉。經公司經營領導班子決定,從2019年8月1日起,對各部門員工(包括行政管理人員和工程師)無工作任務的停發工資。」

安徽一家車輛智能控制系統供應商稱,主要客戶是自主品牌的本土中小規模的汽車零部件公司,今年普遍壓力較大。該公司今年全面停掉了乘用車業務,專註于商用車領域的客戶。

上海一家外資零部件公司工程師告訴第一財經記者,主機廠在面對技術被外資企業壟斷的核心零部件公司時議價能力不強,他認為汽車零部件的低端製造業未來也將如同手機等行業一樣向勞動力成本更低的國家遷移,中國本土零部件公司需要儘力向產業上游進軍,才能獲得穩定的市場定位和更強的抗風險能力。(應受訪對象要求,文中李藍、胡瑾、倪雲凱均為化名)

華晨汽車一名工作人員介紹,該公司已經在溫州當地找到新的供應商,10月起新的供應商就會開始供貨。巧合的是,第一財經記者在國威科技廠區內遇到該供應商的工作人員,他們計劃購買國威科技的部分製造設備,這樣既可以降低成本,又可以加快組織生產的節奏。

關於破產的原因,國威科技的員工、債權人、主機廠以及溫州當地的零部件同行說法不一。據第一財經記者實地採訪獲得的情況,大約包括以下幾點:

三、戰略失誤。國威科技一名負責對接主機廠的員工稱,過去幾年市場行情逐年下滑,國威科技仍致力於大幅擴張,包括在杭州新建生產基地等。而為了拿到更多訂單,國威科技不惜主動承擔模具開發費用,低價競爭,許多模具費用投入了,但並沒有產生有效的回報。

值得注意的是,雖然國威科技的倒下有其管理等方面的原因,但資金鏈斷裂的直接誘因卻是訂單下滑與賬期延長,而這是本土汽車零部件公司整體遭遇的縮影。

整車廠將壓力轉嫁零部件企業與國威科技走向破產的時間接近,杭州一家為東風裕隆和眾泰汽車生產車身鈑金件的汽車零部件公司也陷入經營停頓,該公司被遣散的員工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尚有幾個月工資沒有發放。記者查詢到,東風裕隆去年至今一直處於接近停產的狀態,月產量僅有100~200輛左右;眾泰汽車今年銷量下跌幅度則超過50%。

國威科技成立於1996年,主要生產汽車組合開關件、中控鎖等系統產品,客戶包括一汽、長安、奇瑞、華晨、上汽大眾、上汽通用等近20家汽車主機廠;員工總人數超過1000人,2016年實現產值7.5億元,利稅1.58億元,是樂清當地規模最大的幾家汽車零部件公司之一。

「很多都是被整車廠拖款拖死的,國威科技並非第一個倒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安徽一家零部件公司總經理李藍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

胡瑾說,8月份公司沒有宣布即將破產清算,僅通知停薪留職,放假一個月,但很快,這一口頭的通知變成了「要求交離職單」。隨即,大面積的離職潮開始,每天都有員工抱着紙箱子離開,箱子里放的是個人的零碎物品。

據國內56家零部件上市公司財報信息,今年上半年接近半數的本土零部件上市公司都出現了凈利潤大跌或虧損。出現凈利潤大幅增長的零部件公司主要有以下特點:專註于新能源或汽車智能網聯關聯零部件。

9月底,第一財經記者到國威科技探訪破產進展時,該公司正處於資產變賣之中。公司內除了為數不多的幾名員工,其他大多是債權人、溫州當地其他的零部件供應商以及華晨汽車的工作人員。

二、主機廠拖款情況增加。上游原材料給國威科技的合同賬期是60天、現金結算;下游主機廠的結算原本是3個月、現金結算,但去年起逐步變成3個月+3個月的承兌匯票或3個月+6個月的承兌匯票,資金壓力陡增;

國威科技一位高層則將問題指向家族企業的治理問題:「家族企業不相信外人,到第二代開始接班的時候,分水嶺就出現了。」

一、國威科技的主要客戶是自主品牌車企,相比起合資,自主品牌車企近兩年下滑幅度更大,導致國威科技訂單量減少;

這一舉動在國威科技內部掀起了軒然大波。

今日关键词:江姐托孤信曝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