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饮企业-只要重庆餐饮人敢想不同敢创新天、我们做吃吃喝喝生意的人-平定新闻

                          • 时间:

                          王思聪晒高档日料

                          每個人都是重慶的味道今天,對於重慶的創新企業,我個人是一直保持一顆簡單純粹的心。在過去幾年,對重慶所有的創業者、創業企業,如果我們互相能夠有一個鼓勵,資源方面能夠有一個加持,我們都是特別樂於去做這一件事情。去年九鍋一堂周祖澤的發佈會我也積极參与,他做的酸菜魚現在發展得很好。

                          過去幾年,我們做了一些小的事情:2016年時,我們做過重慶夜宵五十強活動;2017年和重慶十家餐廳一起聯名推廣「重慶味道」,我們承擔了所有費用,包括網上、戶外的一些廣告推廣等等。我們也特別感謝重慶整個餐飲企業界對我們的支持。

                          對於創業者來說,你敢想不同,敢創新天,你就得承受委屈,就得比別人多付出,有時候你的付出註定會沒有回報,哪怕你被人傷了心,你還得跑,不能舉白旗,你甘苦自知。

                          過去十年,我們看重慶的餐飲企業也是起起伏伏,有的企業一開始勢頭特別好,但後勁不足。而有的企業一開始不顯山不露水,但它擁有一個長跑的能力。所以我們看企業除了表面能看到的東西,還要看到背後的原因。這個背後的原因,可能是我們原本沒在意,原本認知體系裡忽略的東西。

                          我想,首先取決於,我們到底敢不敢先承認我們在一些方面其實很弱。

                          我們總部辦公室里,有法國人、印度人、美國人在上班;我們在江津白沙一個鎮上,有從全國,有從海外引進的人才。我們要用全球的人才做全球市場,用全國的人才做全國市場,我覺得我們盡量地使自己能夠站在山頂上去看一個更廣闊的世界。我們要以開放的態度與國際企業、國際人才、國際資本合作,我們要走出去,爭取把他們引進來。要有開放的合作態度,只有開放才有可能做大。

                          德魯克說過,企業的本質就是創新。只有敢想不同,才有可能創造出一片新的天地。但同時,你得背後下苦功夫,用最大的耐心去做最好的產品。

                          以前,有些朋友去我們酒廠,發現我們酒廠說普通話,發現酒廠很多外地人,就說,你們這麼多外地人,都不是重慶企業了。我想說,什麼叫外地人,我們公司還有很多外國人!

                          敢創什麼新天?在創造這一塊,我們重慶的品牌要做一個思考:我們怎麼理解營銷?我認為我們要不止於營銷,也不羞於營銷。一個企業做得好,一定是能把營銷做好;一個企業做得好,一定不只是營銷做得好。

                          幾天前,在重慶一家餐飲企業的發佈會上,江小白創始人陶石泉作為嘉賓做了演講,這場自稱圈外人的發言引起了現場很多創業者共鳴。

                          我們當然也樂於看到現在有更多的朋友參与進來,就像當年支持江小白一樣,給予那些敢想不同、敢創新天的新品牌更多的生長土壤。只要重慶餐飲人敢想不同敢創新天、我們做吃吃喝喝生意的人,就能團結起來。從山城開始,站在山頂看世界,擁抱變化,敢於創造。

                          腦海里好像沒有明確答案。跟北上廣深比起來,我們所擁有的全國知名品牌是不夠的。我們是火鍋發源地,據說整個大重慶範圍內火鍋門店數有兩萬多家,這個數據我沒有去核實;而一個海底撈,2018年的年報數據是營業額160多億,市值將近2000億,可能重慶拿1000個火鍋企業加起來,也未必有一個海底撈值錢。海底撈自己還有個做火鍋底料的供應鏈公司叫頤海國際,也是香港上市公司,市值500億。

                          我們敢不敢承認一些東西剛剛,我講我們江小白和重慶餐飲業一直是兄弟關係,從我們開始創業到現在,重慶餐飲界的朋友,給了我們很大幫助和支持。正是基於此,我們也發自內心地希望重慶的餐飲業更好更興旺,所以今天我從一個同在創業路上的創業者、一個普通餐飲消費者的角度來談下我的感受。

                          作為我們重慶新一代創業者的典型代表,我在這群小夥伴身上看到了今天重慶餐飲人的創業狀態:良好的教育背景,大的視野格局,從一個一個店開始的踏實,敢想不同、敢創新天的精神。

                          投融資方面,本地沒有強大的投資機構支持創業者;創業者自身有沒有能力吸引到一個強大的生態體系;我們的餐飲企業前端有沒有好的供應鏈平台等等,大家可以判斷一下,我們創業創新的生態建立起來了嗎?

                          我聽過有做餐飲的朋友表達:我們重慶老火鍋的味道最好,我們不用服務,不用環境。有的品牌把錢都花在環境上、服務上、營銷上,它味道不行!

                          但是遊客們的人均消費是多少呢?只有482元,排在第15名,這482元約相當於人均消費1418元的成都的零頭。

                          還有一個問題,我們所強調的味道好,有時只是味道重。一旦競爭往重口味方向走,只會讓食材兼容性越變越小,燙的就是那幾樣東西,然後客單價還上不來,形成系統性怪圈,大家都在這裏面打轉。

                          我們重慶的企業願不願意走出去?走出去學習,去成都,去北上廣深,去海外學習。我們願不願意引進來?我們既要走出去還要引進來,一定要包容開放。

                          吃吃喝喝是重慶的大生意今天在座大家可能都看過網上一組數據,國慶長假,重慶一共接待遊客3000多萬人,在全國排第一。

                          重慶是個山城,我們山城創業者,一定要站在山頂看世界,要避免站在山腳下或者半山腰看世界。

                          今天,全球化下對於美食的味覺感受、食材優劣、健康要求、審美體驗越來越具有共通性與認同度。在這樣的時代,我們千萬不要自我滿足,不思進取。

                          再說酒業,最近有一本書剛出版,回顧了重慶整個酒業的歷史。重慶在抗戰時期,產的白酒是整個川渝地區數量最多、規模最大的,超過了當年的瀘州、宜賓,超過了茅台(600519)鎮。這有據可查,當年重慶的江津地區上交的酒稅全國最多。

                          第二,我們敢不敢承認我們格局和視野弱,是因為我們的傲慢。

                          很多年前,當中國餐飲還在做菜系,還在研究怎麼搞桌餐的時候,重慶單獨拎一道菜出來,就能搞一個餐館做一個品類,它有很多天然的優勢。

                          這裏我們自己也有個心路歷程。一開始,我覺得我們敢去想不同的事情,敢去開闢一個新的天地。其實很多人不相信我們,包括重慶本土的用戶、客戶,也不是100%的相信我們,但那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自己內心是不是堅定,覺得這件事情一定能做成。

                          如果我們還在津津樂道地Diss競爭對手,Diss你不熟悉的舒適區之外的東西,站在山腳下看世界,這叫坐井觀天。雖然也看到一片天,但那是小小的一片天。

                          海底撈沒有來重慶之前,很多重慶餐飲老闆總是說,海底撈不會來重慶,重慶火鍋如何如何牛逼,因為味道重慶消費者不會去吃海底撈。結果人家海底撈來了,好像還挺多人吃的。

                          但到今天為止,我們重慶的酒業品牌,也鮮有一家全國知名的名酒品牌。有人說我們江小白算一個,我認為客觀的講我們還在半路上。整體上大家走出重慶、走向全國是遠遠不夠的。

                          今天,重慶這座城市正在被越來越多人了解和喜歡,而且這種熱度肯定還會持續。那麼,我們重慶的創業者怎麼把這個勢頭承接好,不要讓他們只是簡單的來觀個光、打個卡?

                          我們很多本地創業者,一開始往往雄心壯志信誓旦旦熱熱鬧鬧,為什麼跑下來,到最後多數是一地雞毛?這話聽起來不是很愉悅,我們都習慣為自己打氣,給自己長臉,但如果我們自我反省,有很多問題可以自問:為什麼會這樣?我們的差距有多大?我們怎麼去努力扭轉這一局面?

                          如果我們不敢從自己身上找原因,卻總是從對手身上找理由,這樣就會產生傲慢。一件事做成了那是因為我們主觀努力,做砸了就一定因為客觀環境?傲慢一定會產生偏見,偏見會遮蔽視線,我們看事情可能就不再會客觀了,就不會有真正的格局與視野。

                          哪怕是從一家小店開始,也同樣要重視運營基本功,重視組織能力,重視文化價值觀,同時不要羞於做營銷而且要大胆做營銷。做好自己的事情,不要害怕非議,因為非議最終是靠結果、靠成績去消除的,不是靠找人辯論。

                          因為我覺得這股力量很有代表性。我們給淑芬站台,其實也是為重慶的餐飲服務業站台,為支持創新的土壤站台。

                          以下內容,根據陶石泉當天現場發言整理,全文有刪減,未經當事人審閱。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黃桷樹財經。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敢想不同,敢創新天這次我們的分享主題是「敢愛敢表達」,我想借這個機會,表達一下我的觀點:其實我曾經在朋友圈看到淑芬這個企業,看到這個品牌,我就在朋友圈問:誰認識這個老闆,我想認識一下他。結果我就在朋友圈找到了他,私下裡我們還約過酒。

                          重慶的資源好、天賦好,但我們靜下來想一想,重慶在全國乃至全球知名的餐飲品牌是哪一家呢?

                          首先,我們敢不敢承認重慶的創業氛圍弱,根本原因還在於我們自己的視野與格局弱。

                          我們把話說小,把事干好。有人說江小白是靠營銷做起來的,但他們沒有看到我們默默地在清香型白酒領域做到了領先的釀酒規模,我們的全產業鏈建設,我們食品安全的保障體系,我們的團隊建設,我們的全國化、國際化都在行業里展開得很早。

                          另一個非常重要的是我們要做長期主義,做好一個企業,一個創業公司都需要長期去做,時間可以改變很多事情,我們要追求基於時間的長期價值。

                          最後,我們——江小白這個企業、這個品牌,和我個人,特別願意和重慶所有敢想的、敢闖的餐飲企業老闆們站在一起,我們一起去開創屬於重慶的品牌,我們一起從重慶走向全國、走向世界!謝謝大家。

                          今天,餐飲業已經是一個以公司為主體的複合競爭時代,味道好只是基本功,品牌力、組織力、服務力、供應鏈管理才是競爭力。別人干企業都是在以命換命,別人打群架,你以一個個體戶的心態去打,肯定會被拉下來。

                          敢想什麼不同?雲端降維,腳踏實地,用戶思維,老實產品。

                          我曾經開玩笑說,重慶的優勢產業,不一定是高科技、互聯網之類,而恰恰可能是吃吃喝喝這樣的行業。涪陵榨菜(002507,股吧)就是個好例子,重慶的吃吃喝喝,是重慶的大生意!大機會!

                          其實我們反過來想,味道跟服務、環境、營銷根本就不是一個矛盾,其實應該「既要、又要、還要」。

                          今天重慶的創業者,我們走到一起時在談論什麼,在研究什麼,我們在乎什麼,因此而建立起來的創業生態,我認為也還太弱。

                          在陶石泉當天的演講中,有很多關於重慶本地餐飲的建言,其實,哪怕不是餐飲圈的人,這也是值得其他行業創業者和老闆們一聽的正能量乾貨。

                          今日关键词:丽江恢复旅游营业